老去的媽媽

         盧俊卿網絡文學網:老去的媽媽  女兒有個好朋友,小名叫航航。一天,女兒回家,給我們講了航航爺爺的故事。有天深夜,航航爺爺推醒睡在他身邊的老伴兒,也就是航航的奶奶,禮貌卻困惑地問道:“同志,請問你是誰?”
  聽完女兒的講述,我們開懷大笑。這時,母親對我女兒說:“寶貝兒,別笑人家,也許有一天,姥姥也變成那樣了!”我一愣,趕緊安慰她:“您怎么可能變成那樣?別瞎說!”
  2009年春節,我們全家在北京團聚。一天,一家人坐在一輛商務車上出去玩,我弟弟充當司機。母親突然扯扯我的衣袖,小聲問道:“坐在你弟弟旁邊的那個孩子是誰呀?”
  我一下愣住了,手腳冰涼。那是我弟弟的孩子,她嫡親的孫女。
  不幸就這樣降臨,黑暗的大幕悄悄拉開。起初,母親只是記不住事情,同樣的問話,隔一分鐘重復一次,重復無數遍。后來,她變得很沉默,又很執拗。一次,我們回父母家吃飯,使用電火鍋時引起跳閘。丈夫起身去檢查電路,這時,母親像個孩子似的彎腰觸摸地上剛剛爆過火花的電插板,我驚聲大叫,攔住了她。不想,我才轉身,她又彎腰朝那插板伸出了手。我一下子崩潰了,跳起來,沖著她一頓大吼,因為激動而渾身顫抖。母親也同樣激動不已,父親把掙扎扭動的她緊緊摟在懷里,著急地對我說:“媽媽是想幫忙啊,媽媽是想幫忙……”聽到這句話,我號啕大哭。面對被殘酷病魔折磨、侵略的母親,我感到恐懼。更讓我恐懼的是,我對此無能為力。
  一天,女兒忽然問我:“媽媽,姥姥給你講過她初戀的故事嗎?”我搖搖頭。
  故事其實很簡單。母親的初戀發生在十三四歲,一個英俊的男孩兒喜歡上她。男孩兒勇敢地去母親學校找她,那是所女校,一群女孩兒嘰嘰咕咕笑著偷看那男孩兒,而母親躲在樓上,死活不肯下來。男孩兒失望地走了,從此再沒有出現……
  “我不是不愿意見他,我是不好意思啊!”母親笑著,這樣對我女兒——她曾經最親、如今卻已不再認識的外孫女說。
  我仿佛看到母親當年那溫暖的、羞澀的笑容。豆蔻年華的少女,懷揣如此美麗的心事,在母親生命的另一邊,與我遙遙相望。
  母親,我替您記憶這一切。

文章來源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txpjbb.tw/),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可憐之人與弱者讓我感觸頗多
下一篇:沒有短信時的愛情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