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我的十五歲

一月。

A君于前一年的12.27向我表白。A君對于我來說不過是聊得來的朋友,也算不上很好的朋友。我捉拿不定,一是想嘗試戀愛的滋味,二是不知道怎么拒絕。于是我在當年的1.1凌晨答應了他。只不過,多了分尷尬,少了分朋友的自然。

二月。

寒假。我和他經常去圖書館寫作業,出于私心,避免尷尬我把我的閨蜜帶上。就這樣一個寒假給我混了過去。

兩個月來,我有許多心事寧愿和朋友講也不想和他講,也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抗拒感,雖然他一再強調可以為我分擔,可是我就是對著他沒有任何傾訴欲望。

三月。

我對他日漸冷淡。直至有一天,一個人,B君出現了。

那時候我們學校是以成績分班考試,我在當時第二個檔次的班級。按照順序,我坐在最后一列,而B君坐在我左邊兩排的位置。我總感覺到他寫完卷子的空余時間會望過我這邊。后來有幾次見面我也向他笑笑,以表示打招呼。

一天,我打開qq列表,發現他很早之前就拿到我的qq號碼并且加了我。我就和A君說了考試時候的情況。A君說他早就發現了。那時候我倒有點不好意思的。

之后,B君主動找我說話。問我中考志愿之類的。我的理科不好,他的文科不好。他說:“我教你理科,你教我文科吧。”我那時候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我就答應了。B君是個善于和女生交流的人,很快的,我的心被他釣過去了。毫無懸念的,我喜歡上他。對于A君只有越來越多的厭煩。然而,我還是知道我不能再和A君拖下去了。就在這時,B君知道了我和A君是一起的。他說,他不想做第三者。我說,不是的。他沉默。

愚人節的前一天,B君堅持問我到底對他什么感覺,那時候我非常糾結,非常心煩。A君又一直找我,我對他有著滿滿的愧疚感。

下午的時候,我在思緒瞬間冷靜下來的時刻,抓起手機。跟B君說,我們是朋友。跟A君說,我不想拖下去了,對彼此都沒有任何好處,我們就這樣吧。

之后,整個人都崩潰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精神頻臨于崩潰。

四月。

我以為事情可以這樣結束,在兩邊都取舍不定的時候,同時放棄。可是我錯了。

A君仍舊每晚跟我說晚安,B君依舊主動找我說話。

對于A君我采取的是不理會的方式。而對于B君,我無法做到不理會他。可想而知,我對他上癮了。就像是吸毒者。頭一次吸毒,總是那么過癮。他就像是我的私人海洛因。每天定時定候想起他,想和他說話。他卻對我時而近,時而遠。事實上,我早就知道他是個處處留情之人。可他最好的兄弟告訴我,他這次是認真的。當然,我也是這么說服自己的。

后來B君每晚都找我放學,無論我故意拖得很遲很遲不放學,他都等我。無論外面的風有多大,他都等我。無論那天我鬧什么小情緒,他都等我。

日復一日的,就這樣過了兩個月。

六月。

中考的月份。

直到中考這個月,我都總是跟他鬧情緒,總是給脾氣他受,他總是黑著臉來我班找我,用著我畏懼的眼神看著我,我努力掩飾自己的害怕,害怕他就這樣走了,我還是很倔地說沒什么啊。就轉身走了。可是,他一直都有包容我的壞脾氣。

直到真的要確認中考志愿的時候。我的成績我自己清楚,為了他,最后這個學期分了不少神。我只能報排行最末的重點高中——R中,而他完全可以沖全市第一的重點高中——M中,可是把握只有四成。有朋友告訴我,他和前任有個約定,一定要考上M中。我托了朋友幫我查他的志愿,果真,他賭得很盡。真的報了M中。當時,我也不知道是開心還是失落。

在最后確定志愿前的那個星期五,他來我班上找我,我怎么也不肯出去,他進來我們班把我拽出來,很用力,地拽著我的手腕。我知道,他心情也不好。我努力掩飾自己的害怕。問他什么事。他說:“如果我報R中,你會怎樣?”我頓了兩秒,大腦完全空白胡亂說了:“你報唄。”之后便轉身回教室。當晚,他的好朋友說:“其實如果你那時候說好啊之類的話他一定會寧愿搭上自己的前程,寧愿誤了自己都會陪你報R中的。可想不到你還是這么倔,他后來幾乎生氣得要掀桌子。”我看到他這句話的時候,笑笑。沒有回答他。

始終,他還是報了M中。我,失落大于開心。可不久,還是被開心掩蓋了。

中考前一兩個星期,B君平靜地說:“我報了M中。”我說我知道。他問我有什么跟他說的。我咬咬牙說:“你以后就算考上M中也要好好努力,好好讀書。”他應了一個字,哦。之后我和他再也沒有聯系。

考前一個星期吧,他的朋友跟我說:“他最近在打聽前任的事情。”頓時,我的心都涼了一片。原來他想的還是那個女孩兒。我笑笑,笑自己到底有多傻。

考完后的那個晚上,班級出去KTV。我和一個男生劃拳,他說他喜歡我,我不信,后來不知怎么的喝醉了。應該是,我潛意識地讓自己喝醉。我跑去洗手間想吐,幾乎把腸子都吐出來。我的閨蜜把我扶進內間,我就蹲下哭,一直哭。她問我怎么回事,問我是不是B君。我模糊地說:“是。他一直喜歡的是那個女孩兒。”她直罵B君。那時候我整個人都虛脫似的,閨蜜給我遞來水,說A君叫我拿給你的。我心里在不斷嘲笑自己。我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

這是我第一次為一個人喝醉。

七月。

直到成績出來。

大跌眼鏡的是,我大失水準,只能上一所普通高中——K中。而他順利地上了M中,她,也是。

頓時,我覺得老天爺簡直是在跟我開玩笑。那段時間,我甚至不敢外出,我害怕別人的嘲笑。

暑假里,我有我的好朋友陪我度過,便漸漸把A君B君淡忘。

九月。

上了高中。整個人都調整回來,甚至是開朗活潑了不少。校園的事情云云,有班草,有高二的師兄,那都是題外話了。

十二月。

B君重新聯系我,只不過我沒有給予任何回答。那時候,我還沒準備好該怎么重新面對他。

次年一月。

我在大街上重遇他,B君。他變了不少,可是他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出我,我向他輕輕揮揮手,淺淺地上揚嘴角表示打招呼。

我回到家想了想。主動找他:“話說好久沒見我都不認得你了。”

之后我們談回那段令我不堪回首的心痛。

我說,你知不知道其實那時候我有多想掐死你。

他說,你知不知道其實那時候我也很想掐死你。

我說,為什么。

他說,我的那種和你的那種不同。

我說,就是怎樣。

他說,因為你笨。

我問,你那時候到底有沒有喜歡我過我,這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他說,這就是說你笨的根源所在。

我非要逼他說出確切答案。

他說,有。

原來這樣,是我自己不珍惜罷了,我不該跟他耍那么多脾氣,我應該主動一點。可是,沒有后悔藥可吃了。瞬間,我的心舒坦不少,至少他曾喜歡過我。

我不是笨,我天生對情感敏感,我只是不愿意表達出我對他的情感,以及不愿意表達出我清楚他對我的情感罷了。其實,我自己也是心知肚明那段時間,我倆至少是曾相互喜歡過。

可惜。奈何緣淺。

過了不久,我和A君主動言和,原來他早就原諒了我。

也好,我的十五歲終于有個終結,我至少給了自己一個交代。

此文,僅以祭奠那不復返的十五歲,注定這一年,這一生強迫自己對十五歲無怨無悔。

“青春就是用來懷念的。”

Ps:我懷著對往事的沉痛心情,敲下這段往事,雖然敘述短淺,但是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把事情始末敘述出來。說了出來,心里舒坦不少。也罷,成長就是一段不斷拿起不斷放下的過程。

文章來源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txpjbb.tw/),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百年孤獨
下一篇:母親惦念的老屋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