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卿關注文化學視角下的文學新增長點

  盧俊卿關注文化學視角下的文學新增長點。文學是文化的重要載體,文化是培育文學的精神土壤。近年來,從文化學視角研究文學成為文學研究新的增長點。11月17日,首屆全國文學文化學高端論壇在濟南召開。與會學者圍繞“文學與文化的基本內涵”等議題展開交流研討。

  關注文學與文化的互動過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文學研究事業得到了長足的發展,涌現出諸如文學心理學、文學地理學、文學經濟學、文學社會學等新興學科。與此同時,文學與文化相互影響、相互交融,日益成為社會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組成部分。

  近年來,文學和社會科學的界限逐漸淡化,并呈現出互動融合的發展態勢。山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王蘇生表示,任何一種文學表達都處于一定的文化背景中,或多或少地表達著文化,而任何一種文化表達也都處于一定的建構話語中,或多或少地呈現一定的文學想象。文學要應對當下的挑戰,就必須具有文化學的傳播和闡釋方式。文化學對文學的闡釋,能夠推動文學的創新發展。

  山東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所長涂可國認為,文學誠然具有相對獨立性和獨特的價值規律,但客觀上,文學總是避免不了與各種文化形態發生交流、融通。而且,文學及其要素的發展離不開與其他文化形態的互動,文學也對其他文化特質產生多方面的影響。例如,五四運動即是由文學革命開端的。20世紀80年代的“文化熱”對諸如“傷痕文學”“尋根文學”“審美文學”等文學形式起到了推動作用。

  當前,面對世俗化、網絡化的沖擊,文學呈現出多樣化、多極化的發展態勢,同時在一定程度上陷入破碎化、邊緣化的困局。在與會學者看來,從文化學視角開展文學研究,能夠整合多元化的文學文化樣態,形成互通、互聯、互補的文學合力,從整體上增強文學的解釋力和話語權,從而應對文學面臨的種種挑戰。

  地域文化是觀察文學的重要坐標

  文學與地域關系密切,不同地域的地理環境、風土人情對文學創作產生了深遠影響,因此地域文化是觀察文學的一個重要坐標。在涂可國看來,地域文化與地域文學的關聯愈來愈受到關注,文學研究出現了“文化的轉向”,文學研究與文化研究逐漸趨向一體化。

  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陳夫龍認為,來自于不同地域的作家,與他們置身其中的獨具特色的自然社會人文環境有著天然的緊密聯系。作家文化心態的形成,離不開他們所生活地域的文化背景。比如,魯迅深受吳越文化影響,吳越文化經過長期積淀并逐漸內化為魯迅的精神品質,構成了魯迅文學作品、人格結構和文化心理深層的積極因子,并伴隨和影響了他的一生。

  中國海洋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溫奉橋表示,現代以來,地域文學構成了中國文學的重要形態,極大拓展了中國文學審美疆域。作家在文化記憶、情感形態、審美趣味等方面深受地域文化的影響。特別是新時期以來,隨著地域文學的繁榮,地域文學研究也成為當代文學研究的一個熱點。地域文學研究本質上屬于文化視角研究的范疇,為拓展當代文學研究思維空間,豐富研究模式和方法,提供了重要借鑒。

  構建文學文化學學科

  近年來,文學的文化研究范式越來越得到重視。山東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員張偉表示,文學與文化的結合,為考察分析文學作品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視角和方法,既有助于展示文學研究的豐富內涵,又有助于解決傳統文學研究難以解決的諸多問題,為文學、文化研究的發展提供新的素材和思路。

  鑒于文化與文學之間存在復雜的互動關系,與會學者建議,應加快構建文學文化學學科。涂可國表示,文學文化學要從整體性角度把文學文化納入整個文化系統中,考察它的沉浮興衰、歷史流變,分析其在文化大格局中所處的歷史地位和所扮演的文化角色。

  在張偉看來,文學文化學的基本任務就是對文化與文學各要素之間的各個層面的互動關系進行系統梳理,找出它們之間的內在聯系,使得大量地方的、民間的、民族的文化資源,與書面的文學文獻資料構成一種對話關系,為傳統文學研究注入新的生機與活力。

  此次論壇由山東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所主辦,來自國內各高校和科研機構的40余位專家學者與會并進行了交流研討。

聲明:盧俊卿文學網(http://www.txpjbb.tw/),為了文章更具文學氣息,編輯經過適當修改,如有侵權請與編輯取得聯系。


上一篇:盧俊卿關注文學“生命力”三部曲意義
下一篇:盧俊卿關注文學能夠走進公共記憶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