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卿:現代詩歌的獨特魅力

盧俊卿:現代詩歌的獨特魅力 曾經有種感覺 想讓它成為永遠永遠 可是隨著時間的消逝 才漸漸的明白 有時候 握在手里的深埋在心底的 并不一定屬于自己 但人生往往如此 對于不曾擁有的美好 一直在苦苦追尋 卻忽略了身旁不懂得去珍惜 最終 痛了哭了傷透了的時候 驀【閱讀全文】

黃昏的山麻雀

黃昏,山麻雀大呼小叫 急匆匆地回巢 橙色地光影 在山坡上一步步離去 夜色,從遠方像潮水一樣 逼來 山麻雀心急如焚 陽光消失的時候 回家的路就被黑夜封鎖了 翅膀就會被詛咒釘在荒草地 眼睛就會被月光埋葬 只有回到溫暖的巢穴 回到媽媽身邊 才不怕風雨雷電的襲【閱讀全文】

黃昏的黑烏鴉

黃昏,黑烏鴉站在村頭的古樹上 站在高枝,面朝著蜿蜒的鄉路 時不時大驚小怪地哇一聲 黃昏,枯枝橫斜的村頭古樹上 兩只黑烏鴉一上一下地站在高枝 像一個分號 那么刺眼 是嗎,白天到此為止 從此轉入黑色的時間 夜色返潮 陽光拋離的地方,悲傷返潮 日子本來是一【閱讀全文】

黃昏的白鴿子

黃昏,白鴿子還在廣場 還在悠閑地散步 不急著回家 黃昏,天色已經陰郁許多 喧囂開始退潮 白鴿子還在廣場上 悠閑地走來走去 尋找清風過后 遺落的歡笑或者淚滴 黃昏的白鴿子 要把紅塵中的幸福和悲傷 一一收攏 銜進黑夜 埋在月光里 明天的廣場上 白鴿子翩翩起舞【閱讀全文】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